免於酷刑


時序 Timeline

2021
快必被拒接收德蘭修女等宗教著作 懲教指引稱送宗教書籍不受限

【立場 2021.10.05】根據懲教處指引,在囚人士每月最多可收受 6 本雜誌、期刊或其他一般刊物,而宗教書籍則沒有限制。不過現時仍在荔枝角收押所被羈押的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早前向《立場新聞》透露,希望託親友帶入兩本宗教著作《德蘭修女 — 來作我的光》及《聖女大德蘭的靈心城堡》,結果卻被懲教處拒絕。 懲教署指不會就相關個案作出評論,又指如書籍未能通過相關檢查,例如當中寫有可疑訊息或記號,署方會將它退回。據義工透露,他們透過志願團體的神職人員送書,一共入六本,結果三本彈回頭。除了上述提及《德蘭修女 — 來作我的光》及《聖女大德蘭的靈心城堡》,義工說是全新、沒有硬皮,沒有寫任何東西。另一本被彈回頭的是《猶太人 3000 年》,義工說內裡有用鉛筆圈起一點東西,估計因此被攔。值得一提,《德蘭修女 — 來作我的光》及《聖女大德蘭的靈心城堡》來自台灣的出版社,而《猶太人 3000 年》則是內地出版社,但同樣被截。 譚得志又指,自己以往會在獄中繪畫,然後寄予義工上載至 facebook。後來《蘋果日報》有刊登相關畫作,他的畫已不能再寄出。 資料來源  

7.21案再一「白衣人」被控暴動

【明報 2021.09.29】2019年7.21元朗襲擊事件,警方周日(26日)拘捕多一名涉案43歲「白衣人」,他涉嫌與早前被裁定暴動等罪成的燒烤場東主鄧懷琛和「飛天南」吳偉南,一同參與暴動及串謀襲擊在場者。被告被控各一項暴動及一項串謀有意圖而傷人罪,暫毋須答辯。 警方至今就事件拘捕66人,當中有51名「白衣人」,「非白衣人」則有15人,包括正因35+初選案還押的立法會前議員林卓廷。其中7名「白衣人」早前被裁定暴動及有意圖而傷人等罪成,被判囚3年半至7年;律政司昨日回覆查詢稱,早前已分別收到案中6名被告提出上訴許可,包括早前認罪的林觀良和林啟明申請刑期上訴;不認罪的鄧懷琛、吳偉南、鄧英斌和蔡立基申請定罪及刑期上訴。 資料來源  

監警會:警員「應做不應做」列表 由警決定是否公開

【明報 2021.09.29】監警會就反修例事件向警方提出52項建議,警方累計已完成37項。警方最新完成5項建議,並新增相應的措施,涉及大型公眾活動的內部管理、協調和培訓,包括制訂了一份前線指揮官「應做和不應做」事項列表,以減低大規模驅散行動及使用低殺傷力武力時可能出現的風險。被問會否考慮要求警方公開列表讓公眾知悉,監警會主席王沛詩說這與紀律部隊的執法效率有關,要由警隊決定是否公開。 截至今年8月31日,反修例事件衍生的須匯報投訴個案有617宗,投訴警察課已向監警會提交538宗報告,有406宗獲得通過,包括106宗經全面調查,涉及144個指控。最新累計有12項指控獲證明屬實、一項指控「無法完全證明屬實」、3項指控「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涉事警員被口頭訓喻,包括執法時對市民粗言穢語、稱呼記者為「黑記」、被記者拍攝到膊頭上沒有警員編號等。 資料來源

船民殺人囚29年刑滿未自由 「無了期等待如判二次終身監禁」

【明報何郁慧 2021.09.25】一名越南船民在1990年代12歲時來港尋求庇護,15歲時因謀殺罪判監29年,2016年刑滿卻未能重獲自由。至今仍然繼續牢獄生涯的船民武文雄(綽號「金鷹」),在獄中不知有本地收容計劃,沒居港權。5年前刑滿被帶到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CIC),今年5月再轉到「智慧監獄」 大潭峽懲教所,最近兩個月更被單獨囚禁。 金鷹刑滿羈留期間屢提免遣返聲請不果,又不獲保釋,42年人生有30年都在監倉,至今仍自由無望。一直跟進個案的CIC關注組及立法會前議員張超雄認為,金鷹現已是無罪身分,卻長年拘留,批評有違人權,促請當局停止「無限期關押」。 金鷹生於1979年,父親是南越軍人,越戰時將他交給養父照顧;1991年被送上往香港的漁船,後被送到白石羈留中心。1994年因謀殺案判囚29年,最終2016年8月23日獲釋,惟隨即被帶到CIC羈留。他自2016年8月起提出免遣返聲請,先後被入境處長及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駁回,正等待第二次司法覆核排期。 本報查詢入境處,對長期羈留有違人權的指控有何回應,及決定批准保釋上有何考慮,保安局昨晚回覆,稱決定是否羈留聲請人或以擔保代替羈留時,入境處會就個案所有事實和情况考慮,包括是否曾犯重罪、會否威脅社會或有治安上的風險、潛逃或再犯罪風險等。入境處會按現行機制,就個案定期及適時覆檢,以決定是否繼續羈留。 當局表示,截至今年8月底,不符合「擴大本地收容計劃」申請資格的越南船民當中,共有18人因不同原因(例如在囚)仍然在港,他們均須被遣送離境。政府不會評論個別個案。 記者本月初前往大潭峽懲教所探訪金鷹,他說自坐監及羈留後沒嘗過一口自由空氣,「在四面牆內長大」。目前最大心願是「希望可以盡快與契媽團聚,一起生活」。同為越南船民的芬姐因探望少年犯兒子而認識金鷹,同情他在港無親人,多年探望並認他為「契仔」。她一直期待金鷹可擔保外出,並透露他前年曾企圖服藥自殺,多年拘留令他絕望,使她很痛心。 2018年7月19日金鷹趁立法會議員參觀CIC時遞交求助信,他在信中道:「無了期的等待,是會令人感到痛苦、無助及絕望的事。本人感到好似被判了第二次終身監禁,每日都正在受到精神折磨。」他續說,在監獄內已反省過錯、改過自身,盼有生之年可作貢獻,而不是「毫無作為地老死在入境處中心」。 張超雄表示,長年拘留是莫大折磨,且羈留亦不同服刑,「無法知道個底」。他批評稱不能接受當局處理方式,「香港人被扣留最多48小時,點解非港人就無人權?」 資料來源  

智慧監獄錄影如廁「會打格」 羈留者:精神折磨

【明報 2021.09.25】大潭峽懲教所改建後,今年5月底投入運作,政府稱是本港首間智慧監獄。一批原在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CIC)的羈留者調至大潭峽,有人反映大潭峽採取監獄方式強硬管治,被羈留者受精神折磨,有人被罰單獨囚禁近兩個月。CIC關注組促請當局公開大潭峽懲教所營運守則,並應避免使用不必要武力及長期單獨囚禁。 大潭峽懲教所收容因《入境條例》被羈押的成年男子。保安局昨晚提供綜合回覆,懲教署稱一直根據法例及原則管理大潭峽懲教所,被羈留者如不滿待遇,可循不同途徑申訴。懲教署不就個別個案或運作安排評論。 懲教署6月20日及8月19日公布打擊羈留者「非法行動」,並派出俗稱「黑豹部隊」的區域應變隊支援;7月3日又曾以胡椒噴霧制止羈留者打鬥。5月底調至大潭峽的武文雄表示,他是被胡椒噴霧制服的其中一人,當時有被羈留者爭執,及後自7月3日至8月27日,他被罰單獨囚禁。 9月初他向本報記者說,認為大潭峽羈留環境比CIC更惡劣,他說大潭峽內羈留者須長期佩戴監察心跳及實時位置的「智慧手帶」,不能除下;囚室內鏡頭涵蓋洗手間,他對監察系統感到不安,認為侵犯私隱。懲教署前年稱,監察系統會在如廁位置打格,遮閉該部分的錄影功能。 根據CIC關注組收到多名被羈留者的來信,他們均不滿被囚禁在監獄。有人說自己並無犯罪卻被帶到監獄,令他心碎,投訴入境處帶來精神折磨,並透露身邊有羈留者打算放棄免遣返聲請。另一人因8月19日署方打擊「非法行動」後,被罰單獨囚禁;亦有人質疑,為何他們受《入境條例》監管,卻被懲教人員管理。 CIC關注組表示,知悉多人被罰單獨囚禁,由3日至將近兩個月不等,批評長期單獨囚禁有違人權,甚至已成酷刑。本報查詢懲教署,單獨囚禁的標準和日數上限,以及對違反人權的指控有何回應,懲教署沒就此回答。 保安局昨晚稱,現時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及大潭峽懲教所分別由入境處及懲教署負責日常管理,經兩部門協調後,兩院所羈留者待遇大致相同,兩部門亦一直就運作安排保持密切溝通。 資料來源

囚權組織「石牆花」宣布結束

【明報 2021.09.15】關注囚權組織「石牆花」昨日宣布結束,9個月服務告終。保安局長鄧炳強上周不點名批評有組織壟斷送入監獄的物品,又形容在監獄裏製造特權,「從而進行一些危害國家安全的事情」。石牆花創辦人邵家臻表示官員近日言論有催化作用,令事件升溫,並透露星期日(12日)「有些事發生了」,令石牆花當晚緊急開會商討,最終8名員工一致同意結束。他無透露「有些事」的詳情,並就石牆花結束向公眾致歉。 石牆花昨早11時在facebook專頁公布結束:「就算最終被壓碎,但之前換來的時間也是值得的。對不起,我們已盡力了,而這份努力本身就是石牆生花的故事。」 石牆花表示,前日起已停售「探監物資券」,所餘探監物資將盡快分派給所需家屬,荔枝角辦事處即日起停止服務,不再開放,餘下財務安排會從長計議。石牆花表示作為一間領有「貿易及輔導服務」商業牌照的有限公司,將依法律程序向公司註冊處申請撤銷註冊及解散,並按勞工法例遣散員工。 資料來源 【明報 2021.09.15】石牆花成立9個月以來,為在囚者及家屬提供物資及情緒等各項支援,並爭取獄政改革。較為人熟知的是石牆花曾公開徵收符合懲教署規格的M&M’s朱古力,獲公眾熱烈響應,兩日內收到逾千包。石牆花又曾發起「十萬火急行動」聯署,要求改善監獄酷熱環境,懲教署其後放寬家屬購入「冰巾」。 民主派初選案2021年3月1日提堂,法庭通宵審理47名被告的保釋申請,當時石牆花預備了數十份緊急物資包,供家屬帶往探監。此外,石牆花亦向公眾徵集寫給在囚者的信件,截至8月18日,超過350人參與「和你做筆友」計劃,成功配對4000對筆友。 資料來源

反修例風暴111年輕人判入羈留院所 一聲煲底見罰加監一月

【明報余卓祈 2021.09.13】本報統計,反修例運動中,至少有111名年輕男女被判入3種羈留式院所,即更生中心、勞教中心及教導所。青年犯Edward(化名)在沙嘴懲教所服刑時,目送一名「手足」刑滿出冊,情不自禁叫喊口號,「煲底見!」結果被罰加監一個月,達到羈留期半年上限。  電影《同囚》中,少年犯常遭懲教人員虐打和凌辱。Edward說,現時沙嘴仍存在體罰,但情况沒有電影般誇張,例如他被指沒有認真擦皮鞋,被罰「找板」打腳底一兩下,「唔算太傷,仲接受到」,亦有人因為收到寫有粗口的信件,被用筆彈額頭。不過,體罰不是牆內常用的字眼,「阿sir叫和我們『玩』,要我們『找數』」。 與Edward同期的囚友中,近半身負社運案,他見證到「第一個望住出冊的手足」,便忍不住衝動,叫了一句「煲底見!」懲教人員問是誰大叫,他站起來認了,結果是接受紀律檢控,被獨囚「水飯房」3天,並加監一個月。沙嘴少年犯一般羈留5個月,他要羈留6個月,「仲有高層話我叫政治口號,稱要報警。我無反駁,但內心覺得唔合理,那3隻字根本無犯法」。 資料來源

保安局長:囚犯收朱古力圖建勢力 危害國安

【明報 2021.09.08】保安局長鄧炳強昨指控有在囚者與外界企圖在監獄建立勢力從而危害國安,包括指稱有組織壟斷監獄物品供應,以斂財及在監房製造特權,有在囚者以物品招攬追隨者憎恨香港或中央政府。 鄧炳強昨見傳媒主動稱,有還押者在囚者與外界在監獄企圖建立勢力, 從而危害國安,提出五大指控,包括利用議員、神職人員等身分探訪危害國安及「黑暴」在囚者,通風報信。他指控612人道支援基金寄信予在囚或還押者「叫他們繼續抗爭」,影響更生計劃及在監房散播危害國安種子。被問612基金是叫在囚者堅持還是有行動指示,鄧沒回應,稱若有人「跟他們說千萬不要妥協,要繼續在這裏搞到底」,與更生理念背道而馳。 鄧炳強形容有人裏應外合,不點名指有組織探監後傳播煽動說話,又壟斷監獄物品供應,稱「好多人奇怪,都係多個頂夾(髮夾)、多一粒朱古力啫,有乜大問題?」鄧解釋,一些日常物品在獄中「代表特權」,指有許多在囚者收到物品後招攬追隨者,令他們更憎恨香港或中央政府,從而危害國安。 羅湖懲教所近日6名在囚者包括前區議員袁嘉蔚被發現藏違禁品,18名在囚者要求管方取消紀律檢控,懲教署派區域應變部隊處理。鄧炳強以此為例稱有人違規、煽動,嘗試挑戰懲教管治。 申訴專員公署早前宣布主動調查懲教署太平紳士計劃。鄧炳強斥有人濫用投訴機制包括申訴專員,企圖影響或恐嚇懲教人員,同事或對調查沮喪及氣憤,但會專業執法,不會讓企圖在監獄製造特權者得逞。 資料來源

羅湖女監在囚人士發起集體行動 懲教署:在囚者擁有超出上限的食物、唇膏及髮夾,以前黑社會都係咁收人

【立場 2021.09.04】羅湖懲教所女性監房前日有在囚人士發起集體行動,據報包括前區議員袁嘉蔚,懲教署出動「黑豹部隊」處理。署長胡英明昨接受無綫新聞專訪,指事件是由於有在囚人士擁有超出上限的食物、唇膏及髮夾等,又稱不可小看這問題,「發展落去就不是感情,就變作招攬他人,勢力就是這樣形成,以前黑社會都是這樣去收人。」 羅湖懲教所女性監房 6 人被發現有超出上限的食物、唇膏及髮夾等,遭紀律檢控,其後有 18 人要求取消紀律檢控,最終全數被隔離調查,據報包括前區議員袁嘉蔚。 另外,對於不少區議員申請到監獄公務探訪被拒,胡英明質疑,區議員探訪是否有實際需要,稱「很多青少年因黑暴相關罪行,入獄後很多都後悔」,但有區議員探訪後,在囚人士態度即有所改變,「(區議員)不斷叫他們不要改,叫他們不斷要繼續抗爭」。 過往多名區議員申請到監獄公務探訪被拒,《立場》昨亦報道,發現 41 名時任區議員所有公務探訪被拒。 前立法會議員、「石牆花」創辦人邵家臻早前就監獄酷熱問題發起聯署,要求改善,懲教署其後加裝風扇、增冷水機。胡英明承認,如有不合理情況會改善,但明言監獄不會變成「美好的樂園」,「監獄以及出面的環境永遠是不會對等的,如果是對等的話就怎麼會是監獄呢?」 胡英明批評,自 2014 年起,有在囚人士「有組織抹黑」懲教制度,認為這些人是要改變監獄生態,「改變到一個情況下令人不怕坐牢,最後結果就是影響整個香港的穩定及安全」。他形容,反修例衝突入獄人數增加,對署方挑戰更具規模及組織,強調不容監獄成反中亂港基地。 資料來源

【8.31 兩年】曾索太子站 CCTV 教大學生會前會長放棄向警民事索償

【立場 2021.08.31】2019年8.31 太子站事件當晚,教育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梁耀霆被捕。早前他成功入稟法庭,取得當晚站內的閉路電視片段。不過,他今日表示,考慮到案件的勝算及使用的資源,已放棄向警方索償。 他解釋,過去一年多,眼見多宗法庭案件判決,自己對法庭的信心大減,加上片段對自己案件的作用沒想像中那麼大,考慮到勝算與資源的運用不合比例,終決定放棄以民事訴訟警方索償。他續稱,自己因家庭狀況不獲法援,當時又憂慮 612 基金「唔知幾時俾人整治」,而基金最終宣佈停運,認為「與其將錢駛係呢度(民事訴訟),不如用係其他有需要的人」 梁耀霆去年 3 月取得當晚太子站及荔枝角站的閉路電視片段,但在法庭命令下,不能將片段複製及發布,甚至不能形容片段內容,因此說話一直小心翼翼。他坦言,最初申請索取閉路電視片段主要是出於公眾期待,自己的確有想過,如片段內有內容是公眾應該有權觀看,公眾利益會比個人法律風險重要,但「結果係我冇咁做到」。他稱,「好多人 expect 拎住片嘅人會出嚟講『831 打死人』,但好抱歉,我唔係一個咁嘅人。」 無論如何,他形容 831 事件是警察無理衝入地鐵站,用過分武力襲擊大批市民,亦涉及無理拘捕,而至今無論警方、政府都無辦法令任何人有滿意答案。 另一位 8.31 事件傷者 Simon 早前亦向《立場》表示,由於面對龐大的個人壓力及無力感,加上過程漫長,決定終止向警務處處長索償的民事訴訟(相關報導)。換言之,兩宗外界所知的民事訴訟均已終結。 翻查監警會在今年 5 月的審視報告,警方僅接獲一宗須匯報投訴,關於警員在太子站內處理一名記者的手法,另有 8 宗無需提交監警會的須知會投訴,分別涉及不當使用武力、警方在太子站內的處理手法、有關妨礙救護主任進入車站、在月台上過度使用武力以及更改受傷人數等。 資料來源